第三方支付夹缝求生聚合支付活得滋润
发布日期:2019-07-23 01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断直连”和“断快捷支付接口”使整个互金行业都受到重创。支付行业本身更是出现了有趣的洗牌重组:第三方支付被挤到悬崖边,“活下去都艰难”;第四方的聚合支付,却活得颇为滋润,在监管之后,反而大放异彩。从春节前后开始,各家银行纷纷切断了快捷支付和代扣通道。资金流动不畅,整个互金行业都受到重创。特别是现金贷行业,用户还款自动扣款取消后,现金贷的主动还款率,下降了40%。而P2P行业,因为通道的各种限制和行业影响,“存款量下降了30%”。支付行业本身,更是出现了有趣的洗牌重组:第三方支付被挤到悬崖边,“活下去都艰难”;第四方的聚合支付,却活得颇为滋润,在监管之后,反而大放异彩。

  “我们接到了银行通知,说代扣要暂停。”一开始,一家现金贷平台的通道负责人荃一以为,只是一家银行政策收紧,并未在意。

  “以前,到了现金贷用户的还款日,我们都是直接从他绑定的银行卡里扣钱,根本不需要他同意。”荃一称,前提是,他的银行卡里要有钱。

  现在行业的解决方式,只能是临时设计一个“一键还款”按钮,引导用户一步步操作。

  “需要绑定一些银行卡,或者往我们指定的账户还款。这些操作步骤都比较复杂。用户本来就不想还,这一操作,更不想还了。”荃一称。

  “一个月时间,下了十几个通道,我不得不去找新的通道,但后者很不稳定,接口随时可能关闭。”赵宇称。

  “以前我们家对接了几十个支付通道,用户怎么最快捷,支付就会自动切换到那个通道。”赵宇称。

  比如,用户绑定的是农行,就自动切换到农行最快捷的通道,可能都不需要验证码。

  “非常影响用户体验。本来一天可以存入20万,直接减到了1万。”赵宇称,这些限额,导致P2P的存入资金锐减。

  “上个月资金存入量缩减了30%。这其中有行业的原因,也有通道的原因。”这让赵宇压力极大,只能不停寻找新的接口,尽量不影响用户存入资金的额度和速度。

  原本的支付行业,是第三方支付公司,一家家银行去谈银行接口,自己去博弈通道费和分成。

  如今,监管要求,第三方支付公司不能直接接银行,必须通过“网联”,统一接。

  以前的支付生态,是第三方支付公司和各大银行交错合作,是一张相互交错的网。

  而第二梯队,是第三方支付公司。它们从网联或者银联手里接过接口,再去对接商户。

  “除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,现在第三方支付公司大都是2B的,针对某些细分行业,出专业的解决方案。”何峰称。

  “以前我们都和银行直接谈合作,有很多B端的大商户,有谈判的权力,银行为了增收,会给我们一些让利和优惠。”何峰称。

  “以前我们公司的合规部,只有10个人,现在有80个人,都忙得团团转。”何峰称。

  合规部的工作极为繁琐,他们需要制定各种规则和流程,尽量去符合监管,比如审核商户资质、反洗钱等。

  他们还需要经常跑各个监管部门,除了银监会和央行,还要对接公安、网信、网监,压力极大。

  “以前的支付行业,常有涉黄、涉黑的钱。”何峰称,这些,才是支付行业最为挣钱的部分。

  但是在强监管下,这些灰色业务基本停滞,“以前我们其实接过赌博的通道,监管之后,紧急叫停”。

  “现在进行统一化军事化管理,我们产品设计部门,基本无事可干,很难有新的玩法。”何峰称。

  “扫码付款,就直接关注了我们的公众号。”哆啦宝的副总裁白川称,聚合支付,正在成为线下流量的巨大入口。

  它们会招一些年轻的微信运营者,发一些有趣的热点内容,“一般取关率很低”。

  “现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有7千万用户,我们渐渐发现,支付已经不是最挣钱的部分了。”白川称。

  手握这些流量的聚合支付,玩法很多,白川将其分为四大类:广告、粉丝运营、金融、电商。

  “我们给现金贷导流,甚至要拿走现金贷平台一半的利润。”某聚合支付平台的金融负责人称。

  “只要聚合支付不去做二清、不去做资金池、不去做违规业务,深入线下实体店,为实体经济赋能,在监管之下,不但不受影响,反而有巨大的发展机会。”白川称。

  “第三方支付去拿大B,我们去拿小B,甚至直接2C,在模式上,已有了分工和差异。”白川称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